人是觀念的產物。人只有通過工具理性和邏輯思維才能建立最基本的常識。一個社會和民族也是如此。

邏輯是破解思維困境,戳破謊言的利器。然而,用反邏輯的思維來定義中國文化,甚至以博大精深自詡,進而解釋和規範人們的社會行為,不過是掩飾其虛弱的內心,退化到愚昧狀態下苟活的理由罷了!

人是觀念的產物。人只有通過工具理性和邏輯思維才能建立最基本的常識。一個社會和民族也是如此。

 

當然,我並不排除,甚至可以說,並不低估那些直覺式的,頓悟式的思維方式在某些領域的價值。但,這也只是在特定的思維領域。事實上,一旦把這種思維框架植入現實生活,則會嚴重水土不服,甚至鬧出很多笑話。當然了,淡化概念的直覺式思維,頓悟思維,在獲得內心寧靜,甚至是佛家明心見性上有其不容忽視的價值。在特定的時刻,通過特定的修煉修煉者也可以進階到無我的境界。然而在現實中,據說是深諳儒釋道三家之長,並融會貫通創建了心學體系的王陽明,在面對政治抉擇,和軍事鬥爭上,也無法做到真正的無我。他的鎮壓農民軍起義,在民間推行的十家牌法,反映的不過是舊式知識份子的價值觀念,維護的不過是封建王朝的專制統治,處處是有我的觀念體現。如何是無我,如何能無我?

人是觀念的產物。人只有通過工具理性和邏輯思維才能建立最基本的常識。一個社會和民族也是如此。

 

本質上,人就是觀念的產物。作為社會的人,更無法獨立於社會觀念而獨立存在,總是或多或少地被打上時代的烙印。但人既創造觀念,同時又被觀念束縛。因為觀念不僅是思維的產物,更是人作出行動的依據。心理學的觀點早就告訴我們,人的行為離不開觀念的支撐。要解釋一個人的行為,就必須深入到他的內心,尋求他的行為動機。

一個人行為動機的形成,既有情感的因素,也有認知的因素。但二者絕非截然對立,而是相互影響,相互促進。事實上,一個人對事物的態度往往是由其認知方式決定的,比如我們對新冠肺炎的恐懼主要是來源於我們目前對它的認知:傳染性強,病毒會變異,沒有疫苗。但如果有一天我們成功研發出新冠疫苗,就像一般的流感可防可控,那麼我們對它的恐懼就沒那麼嚴重。這就是認知決定態度,進而決定情感。

人是觀念的產物。人只有通過工具理性和邏輯思維才能建立最基本的常識。一個社會和民族也是如此。

 

但我們並非總是那麼理性,善於用抽象的邏輯思維去思考一切,而是總是或多或少夾雜著個人的情感和喜好,從而影響甚至決定著我們的認知結果。人們對自己喜歡的人或事物,很少能夠作出客觀的評價和理性的分析。這就解釋了沐浴在愛河之中的青年男女,為什麼看到的全是對方的優點,而在激情逐漸退去的婚後,才發現對方有那麼多缺點的原因。

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說,情感過程和認知過程共同構成人格的組成部分,是一個人形成觀念的先決條件。它就像高層建築的基石,決定著作為上層建築意識的狀態,是平衡,還是傾斜,是穩健,還是搖擺。倘若一個民族的文化基石出現了問題,那它造成的就是整個民族大廈的垂危。在稍具文明常識的人那裡,每一個人都有責任對其本人的行為負責,對構成其行為動機的一系列的觀念負責。離開了邏輯思維和工具理性,人就不可能擁有常識,不可能建立起真正的觀念秩序。同樣,一個社會和一個民族不能只坐享已有的文明成果,甚至以博大精深自詡,而失去了反思,失去了重塑的力量。

人是觀念的產物。人只有通過工具理性和邏輯思維才能建立最基本的常識。一個社會和民族也是如此。

 

這絕非危言聳聽,因為常識(在我們這裡)就像高原上的氧氣那般稀缺。

视频网址:https://youtu.be/QyUcdkP8Nlo

喜欢就分享吧

发表评论